“一念未生之前”感觉到“我”还在,怎么突破?

[达照法师] 发表时间:2021-01-15 作者:达照法师 [投稿]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

善士问:

  师父提到的“一念未生之前”。就是我在座上持咒的时候这个状态——一念未生,但是明显感觉到这个“我”还在,这个下一步怎么突破?

达照法师答:

  达照法师:你先看清它——那个“我”到底有还是没有?

  善士问:经常看到“我”在,我就念咒,一念未生。

  达照法师:对,你看清“我”,没关系,你就一直看,把功夫先做成片。功夫做成片,就一直看到那个“我”——实际上就是找到了生死的源头了。生死的源头,但是它还是生死。

  善士问:师父,我就接着他刚才那个问题问,那天我也是觉得,就是说一念未生这时候就是能看啊,就是这个谁在看?

  达照法师:能看就是自己。

  善士问:我们几个就商量一下,是不是唯识里面讲的那个证自证分?

  达照法师:不是。还不算是证自证分。

  善士问:搞不清楚,那谁在看他没生念头呢?那个没起来,那谁在看?

  达照法师:就是第七识啊!第七识就是见分,它就是“能见”,它自己就是能见。因为有能见,就有所见,所见你忘记掉了,你就发现那个“能见”就是“我”,所以你始终觉得那个是我,但是它没有像我们说身体呀这么具体的我,但隐隐约约感觉到有我。

  我们有时候觉得思想是我,那个时候思想就没有了,没有想法了,你其实还觉得背后有个“我”,那个“我”就是我们所有的一切烦恼痛苦的根源就从这里来。生命最大的误会就是这个误会——自我认定,自我认可。我们一定要有个自我认可,这就是凡夫,如果你这个没有掉了,就不需要自我认可,不需要自我认可,所有的因为自我认可带来的所有痛苦烦恼就没有掉。

  善士问:那现在就觉得还是有。

  达照法师:它本来没有,但是我们就觉得它有,这就是一场误会。

  善士问:那可不可以理解成为,就是那个时候所已经没有了,只剩下一个能了。

  达照法师:实际上,有能就有所,但是你注意力没有在所上,只是在能上面了。如果你那个“能“也没有了,那个“所”它彻底没有了,就“能所双亡”。但是它这个东西呢,这个不好说在哪里呢,就说第七识,按唯识,你正在学是吧?第七识它自己是没有的,它是把“第八识的见分”执着为“我”,自己是没有我的。

  第八识是什么?就是我们的真心,阿赖耶识就是真心,但是阿赖耶识是带着烦恼习气来说真心的时候是叫“阿赖耶识”,如果你把那个阿赖耶识染污的种子完全净化掉了,又不叫阿赖耶识了,叫“大圆镜智”了,它转换了,转换成智慧了。这个智慧在哪里呢?就是阿赖耶识的真心本身就有这种能够看见,能够听见的这个功能,这个功能它本来有,我们是把有的这个功能上面头上安头,安了一个头,贴了一个标签,结果贴了标签以后,我们只认标签不认我了,不认人了。

  就有人骂人的一句话,只认衣冠不认人。听过这个故事吧?有一个人,他朋友要请客,都是贵宾嘛,大家都是很有地位的社会名流。朋友请客,之前他先去打高尔夫球,打得一身的汗,结果一看时间到了,赶紧就穿着那个运动服匆匆忙忙跑去赴宴了;

  结果他这个朋友因为地位很高,宴会的规格很高,门口都有人站着看着,他要跑进来,门卫一看这个满头大汗,穿一个运动服,就不让他进,别人进来都是西装革履的,很整齐的,死活就不让他进,然后他就没办法,就回去把衣服换了,西装革履回来。来了以后呢,就毕恭毕敬地把他请进去了。

  请进去之后呢,这个主人要敬酒了,他第一杯酒拿过来,就把西装拿出来,这个酒是敬你的;第二杯,把西装的口袋拿出来,这个酒是敬你的。这个朋友一看,“你什么意思啊?敬你酒,你倒在衣服上。”他说,“我没穿这个衣服过来,他们不让我进来;我穿了这个衣服,他们让我进来了。就说明你们请的是这个衣服,不是我。”

  当然这是个笑话,实际上我们凡夫就是这样。我们的心本来就有,这是茶杯,这是桌子,这是你,这是我……就是这个世界的一切千差万别,各种功能,各种作用,我们的心本来就有,你可以完全没有“我”也可以说你,我,他,完全可以说,完全自在的。那么我们在完全自在的这个能力上面就给它贴了一个“我”的标签,贴完标签以后,我们就只看到这个标签,别的啥都看不到了;你那个明明白白的心,不受伤害的心根本看不到,我们每天看到的是“我受伤害了,谁又骂的又骂到了我了,谁赞叹了又赞叹了我了……”,实际上跟你没有关系,但是你一定觉得我受到了伤害,这就是一个误会。

  所以第七识,这里面刚才你没问出来。实际上元音老人也讲过,“一念不生了了分明,一把抓来就是我们的真心。”我经常告诉大家,这不是我们真心,你搞错了,因为很多人抓住了这里呢,他就“哎哟!我开悟了,我终于明白了。”

  但实际上他背后的烦恼我执还是很重,那怎么叫开悟啊?!可是“一念不生,了了分明”这个东西是什么东西呢?这个东西就是我们的真心,它就是我们的真心。我们错呢,凡夫就是把它当成“我”,上面有个“我”,所以又觉得我开悟了,我明白了,那个能明白的就是我。你上面只要加上“我”的标签,你就是一个凡夫!

  然后你修了半天,所以你刚才说那个“我”能够看清楚了,你就看吧,一开始就感觉有我的,有了“我”了,就有你就有他,就有我的世界,我的家庭这一切……当你看久了以后,你发现到最后,世间有相的这一切都自然有因缘果报的规律。家里人一家人他有一家人的缘分,才进了一家人;这个有福报你就能够挣钱;没有福报,你怎么赚也赚不来,没办法的,这个世间这一切规律都是你付出多少得到多少,它都是有因果规律在那里的。

  那么既然都有因果规律了,有这个缘起,缘起的背后都没有“我”,那你到最后看,就看到一念不生之前,看到这里得两种进步。第一种定力上的进步,你只要看到一念不生之前,所有烦恼都干扰不了你。因为所有的烦恼都是因为你打了妄想了,你觉得别人,比如说,“哎呀,我很不好意思”,你心里就开始难过了;如果你没有不好意思的,其实也没有什么难过的。就是你一定是打了妄想,才会痛苦;没有打妄想是不会痛苦的。所以能够看到一念不生之前,他定力非常好,别人怎么说,他也没关系,说来说去都在门外,他自己在门内,门里面,定力提高。

  第二个呢,在这里看的人他智慧会提高。智慧提高表现在哪里?就他一直保持着这种很平静的状态,明明了了的状态,对自己的妄想来了去了,来了去了,一点点就开始看清楚了,那个好的妄想,有过去好的妄想的因,坏的妄想有坏的妄想的因。坏的想法多了,“哦!对身体产生影响了,对别人也产生影响了。”

  他就能看见妄想,念头本身的因果。

  如果你跟人交往的时候,你看那个人过来,他内心充满了邪恶的那些嫉妒啊,嗔恨啊这些念头,你就看着他,他以后的身体啊,环境啊各方面就开始破坏了;那个人他内心充满了纯善善良的,慈悲的,光明的,那他以后的行为,慢慢身心就开始各方面都好起来了。哦,你就发现,这个因果就是丝毫不爽。就早上我在文殊院他们问的一样,就是一念因果——每个人他念头一出来,他已经在接受他自己的果报了。慢慢把这个看清楚以后,他的智慧其实就提高。

  当他智慧和定力到了一定程度之后,他自己会发现,自己在内心当中不需要有这个“我”了,不需要有这个我。我们平时很怕这个“我”会丢失啊,怕这个我会怎么样啊,每天要为这个我——怕自己倒霉呀,怕自己是不是会下三恶道啊……就是每天在提心吊胆。但是你看清楚了因果的这个道理,看清楚了在这个地方不会受到伤害,你就心甘情愿说,“不要我了,要我干什么?要我多累!”你就把那个标签拿掉。当你这个标签一拿掉了,你还是明明了了,但这个明明了了就是我们的真心。

  所以原本是真心没有错,现在我们能看能说的还是真心,但是你能看能说的,你马上会觉得“我能看”,那个外面的就是“我所看”,能所一对立,那“能”就是生死根源。如果你把那个“我”拿掉以后,你发现你只有能看那个功能,而不是能所的能,同样的一个汉字,两种意境不一样:能看,能说,能听……这是一个功能,如果把它当成“能所”呢,就是对立,就是我,你,他。所以在这里面为什么容易搞混掉,因为第七识本身就是第八识。

  我们真心有三种功能。第一种就是主观的能动性,第二个是客观的被动性。主观的能动性,像讲唯识的,学唯识你知道,唯识的阿赖耶识包含的是根,身,器,界。根就是意根,就是我们整个生命的根源,就是能,能看,能听的能,这是第一个,包括我们能看的,它是见分,叫“能藏”。

  第二个是客观的被动性,客观的被动性是什么?叫“所藏”,所藏就是对立的“所”。我的心感觉到我快乐了,这个心,身体是我的身体,它是我所拥有的,然后我的家庭啊,我的事业,都是我所有的。实际上这个所就是一个果报,我们所拥有的东西全部都是果报,就是你过去种下了这个因以后,产生了这个结果。

  我们凡夫很奇怪,你主观的能动性很愿意去创造,但是那个结果一来呢,它就变成客观的被动了,结果已经来了,你就被动了。这个客观的被动性我们就不想要,可是阿赖耶识它自动地就会要,这个是我们没办法的。所以你看,这个身体,你一生下来,你来到世界是首先自己要来的。有些人跟父母吵架说,“谁叫你把我生下来的?”其实父母亲应该说,“谁叫你跑过来的?”就是我们自己愿意来的,然后来了以后呢,你看这个世界这么糟糕,又不想要了。没办法,谁叫你这个样子?就像那些行贿受贿的人,行贿受贿的时候他就不清醒了,就自己想要钱财,结果被查出来了,他就麻烦了,这个结果他就不想承担。

  我们在生活当中有很多这样的毛病。比如说你吃饭很想吃的,洗碗又不想洗的;穿衣服很想穿干净的,但是洗衣服又不想洗,这很麻烦。但是你只要自己创造了这个因,我们的心自己会去接受这个果!不是别人给你,也不是阎罗王找你算账,而是自己就会把它抓回来。因为整个过程你自己最清楚,你骂了别人你很清楚,这个骂别人的结果其实就在自己那里,所以当我们在对外在的,对别人那里做了什么事情,不是别人会反复来找我,而是我们的真心,阿赖耶识就是把这些全部记录在案,这就构成了客观的被动性,所以叫能藏后面的所藏。

  第三个就是根,根后面的身,(身体,具体而言我们这一生的果报,最严重的果报就是身体,身体呀,身体是果报之躯,每个人的身体都是受过去的因影响的。)器,界,就是外在的依报的世界,也就是“执藏”。

  就是我们执着这个世界真实的存在,阿赖耶识它所包含的是宇宙万有,我们主观能动性的这一部分觉得这是我,把客观的被动和外在的世界把它割裂出来了,我们很可怜就可怜在这里。就你的生命,你的心是一个整体,然后你非把这一整体当中把自我割裂出来,像《楞严经》里面讲的,本来是大海里的水,你把大海里面那一点水弄一勺水出来,然后就把这一勺水看成是整个大海的水,你就为了这一勺水说这个大海就这么大。其实是不太可能的,你是误会了,你的大海很大。

  只有你把这勺水再放在海里面,跟海水没有界限了,没有隔阂了,你才会知道你的生命没有生老病死,没有这些过程。如果我们把这一勺水,这一滴水拿出来,那你每天都在生灭,每天都在受苦。我们所有的痛苦都是这样子。

  包括我们为什么要忏悔,要观想,要发菩提心呢?就是一定要就路还家。我们原先最初把这个自我的感觉拿出来以后,我们就在流浪,一直在流浪,一直想找到一个安全的港湾,一直想找到回家的路,然后你就找不到。如果你有一天看见了,内在的这个自我,只是你生命当中的这个自我的感觉——能观啊,主观的能动性这一部分,只是你真心当中一部分的功能,充其量也就三分之一的功能,实际上是万分之一,就是你大海水当中的一滴水,然后把这个明明了了的这一念心看清楚,你所明了的外界的这一切其实都是你的整体,就阿赖耶识的整体。我们如果把这一念心看清楚了,到最后把这一念心割裂出来的那个“割裂”把它打破了,其实就是我执没有了。

  我执没有了,并不是我这个人要消失,也不是我的起心动念要消失,不是我这人变成木头了,而是你发现,你不需要跟这个世界对立了。没有对立,大家都是整体,这个佛经里面讲叫“一真法界”。早上还有个人问什么是一真法界,后来时间关系就没有回答。

  问者:是不是就是心,佛,众生……

  达照法师:心,佛,众生没有差别,本来一点差别都没有。但是我们想回家呢不是很容易,不是说一下子就能感觉到我就是你,你就是我,这怎么办呢?这不是天下大乱了?

  所以一开始你要一点点看清楚自己,内在的那种误会,对自我孤立的那种误会,要把自我孤立的围墙,界线先给它拆掉。不拆之前,你那个标签总是贴在那里,《楞严经》上说,就是我们的错以觉为明,觉明相扰,产生无明。

  也就是本来是明明了了的,你在明明了了上面贴一个标签说是“我明了”,然后你为了这个明了呢,本来是因为“明了”而贴了个“我”的标签,贴完标签以后就为了“我”,“明了”就忘记掉了。你看,我们每天都很明白,就是忘记看自己的明白,每天为了是自己,修行也为了自己,所以修行还跟家里人吵架,是不是啊?那你为了自我,不是自我太强大了?当然这个修的过程当中慢慢地都要给它放开。

  所以真正用功修行的人,有三个步骤。第一个步骤,你做修行的准备工作,先做好人,跟别人的这个结冤少结,把这个心态调好了,叫资粮位。修资粮,把自己的资粮聚集好,福德智慧,就是不要跟别人有矛盾,有冲突,把自己做人做好,让别人不要来诽谤,增加我们的烦恼,这是第一步。

  第二步就是在心念上开始改变。你通过念佛,持咒,念经,让自己不要老打妄想,东想西想,想多烦恼多,那你就开始慢慢地把该想的想,不该想的不要想。然后除了工作以外,每天让自己那些无谓的妄想一点点给它去除掉,这是第二个阶段。

  第三个阶段就是能看见你背后的这个明明了了这里,在这里一直看,看到功夫成片了,就是白天晚上都能看清楚了;然后在这里呢,有些人要等待时机。等待时机就是你完全清楚了以后,自己还是放不下那个“我”,有时候有别人在悬崖上推你一把,你摔下去粉身碎骨就死掉了,那个“我”就没有了,像禅宗的棒喝就是指这样;也有一些教理先听清楚的,比如说大家都清楚了这个话,就知道“哦!原来那个背后是无我的。”

  我们一开始就是想去追逐这个无我,但是你带着“我”去追逐无我,是追不到的。因为你带着“我”去追,追到的都是“我”!背后带着“我”去修行,修到最后,你哪怕禅定境界,各种神通都出来了,还是“我”!所以你要教理听懂了无我的道理以后,带着“我”去用功,在一念不生这里,看看看,看到最后,你发现这个我原来是一场误会!那你心里面就把这个误会拿掉了,误会拿掉就没有了。

  像有个人对我讲,这个对“我”的执着就像有个人,你如果喜欢一个人,爱一个人,爱了二十年,每天都觉得非常好,但是如果有一天突然知道,他在背后从来就没有爱你,而且一直在害你,你如果证明了这个事实,你一点都不会爱他了,马上就转过来了。我们一直爱的这个“我”,想要轮回当中,结果如果你在看着看着,有一天发现:原来轮回的一切痛苦罪魁祸首就是它!那你现在再也不爱它了,这个“我”爱什么爱?没有什么可爱的!那这个“我”就自然就消失了,这是第三步。

——选自达照法师2011.7.20在成都文殊院答疑

转自微信公众号:安福利生

精彩推荐
Baidu